电玩城的水果机游戏 - “崔顺实门”背后韩国政治角力:朴槿
电玩城的水果机游戏
电玩城的水果机游戏,电玩城的水果机游戏
您现在的位置:电玩城的水果机游戏 > “崔顺实门”背后韩国政治角力:朴槿

“崔顺实门”背后韩国政治角力:朴槿

小故事网 时间:2016-12-05 08:28:19

韩国检方10月31日晚宣布,紧急逮捕总统朴槿惠“亲信干政”事件的核心人物崔顺实。青瓦台发言人11月1日上午呼吁民众“冷静”。  从当下形势看,“崔顺实门”已经演变为席卷整个韩国社会的风暴,不大可能在短时间内平息,其间少不了各方政治势力的缠斗与角力。  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、在野党以及民意裹挟在一起,为明年大选增添不少变数。有专家指出,朴槿惠权力被架空、在野党持续炒作、执政党分裂等情况都有可能出现,韩国政局走向有待观察。  【执政党:切割架空朴槿惠】  韩国媒体普遍认为,崔顺实干政事件对朴槿惠为国奉献、清廉奉公的形象造成了致命打击,这位女总统的民意支持率急剧下降。在此情况之下,新国家党内不少“反朴派”党员强烈要求朴槿惠退党,称她已成为这个执政党的“负担”。  在10月30日崔顺实回国当天,新国家党紧急召开最高委员会会议,建议朴槿惠组建执政党与在野党一致认可的“举国中立内阁”。此举被视为通过大幅削减总统权力来挽回民众对执政党的信任。  据韩联社报道,成立所谓“中立内阁”的想法其实最早由在野党提出,之后得到新国家党支持。朴槿惠身边不愿公开姓名的官员称这个想法“很好”。  新国家党为什么急于切割与朴槿惠的关系?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永认为,这是在为明年12月的总统选举布局。  “出了‘干政’这种事,朴槿惠如果继续留在党内的话,会拉低新国家党选情,本党推选的候选人胜算很小,”他说,“没有老百姓愿意投票给所谓‘傀儡政党’。”  不过郑继永认为,朴槿惠近期不太可能主动下台,“一些政治势力还需要朴槿惠‘总统’这个身份”。  “比如新国家党就需要朴槿惠在一定时期内收拾残局,好在明年总统大选前稍作喘息,”他告诉新华社记者。  据韩国民调机构“真实计量器”公司(Realmeter)10月31日发布的调查结果,新国家党的民意支持率已从一个月前的33%跌到了25.7%,自朴槿惠2013年上任以来首次被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超过,后者所获支持率为31.2%。  【在野党:文火慢炖等机会】  过去一周,在国会占据多数席位的在野党对朴槿惠及新国家党“火力全开”,不过却一直没有对朴槿惠正式提出弹劾。这是为什么?观察人士认为,主要原因有二。  一是弹劾能否过关存在疑问。根据韩国法律,弹劾总统需要得到国会300名议员中三分之二以上同意才能通过。新国家党在本届国会占据122个议席,共同民主党等在野党和无党派独立人士拥有178席。其中,共同民主党拥有123席。  郑继永认为,在野党联合起来提出弹劾案,问题不大,但弹劾案要获得通过,难度不小。这一点不能不考虑。  二是不提出弹劾成为在野党的一种策略。郑继永认为,主要属于自由派阵营的在野党只有通过不断“升温加火”,不让事件在短时间内停息,这样才能得到攻击朴槿惠和新国家党源源不断的“黑料”,最大限度争取竞选资源。  立场倾向于保守派的《朝鲜日报》10月31日在一篇社论中指出,“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”。韩国许多媒体也都认为“崔顺实门”背后仍有许多见不得光的内幕。  “由于‘崔顺实门’距离明年年底的大选时间较长,而且许多内幕并未曝光,因此在野党采取‘拖’字诀战术,拖得新国家党不断分裂和失血,到了明年奄奄一息,这样才对在野党最有利,”郑继永说。  危机之下,新国家党向在野党让渡部分权力的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。“如果执政党向在野党让渡权力,让在野党为了明年大选掌握更多政治资源的话,在野党或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削减进攻力度,”郑继永说。  “不过不管怎么样,我认为在野党肯定还是会从各个方面继续炒作‘崔顺实门’。”  【韩社会:分裂混乱人迷茫】  不少分析人士都指出,“崔顺实门”对韩国造成的最大影响之一就是分裂,具体表现为党派分裂、党内分裂和人心分裂。  首先,在成立“中立内阁”这一问题上,新国家党和在野党各有“小算盘”,都希望主导内阁。在此情况下,11月1日下午举行的各党派磋商会议无果而终。  其次,在新国家党内,“反朴派”和“挺朴派”依然缠斗不清,出现党内分裂危机。“挺朴派”忍痛断臂,接受包括总统府秘书室长在内的8名核心幕僚的辞呈来继续维护朴槿惠;而“反朴派”则在利用一切机会切割与朴槿惠的关系。  “如果‘反朴派’对‘亲朴派’搞‘清算’,而且‘清算’过重的话,会让人担心这将造成党内的分裂斗争,”郑继永说,“如果真演变成内斗局面,明年大选的变数将会再次加大。”  其三,也是最关键的一点,“心腹政治”和“家臣政治”再次从幕后浮现,韩国民众对现行政治体制的信心出现极大动摇。  郑继永指出,所谓“心腹政治”并不是韩国近几十年才有的情况,历史上,韩国的政治运作都是基于“心腹”和“家臣”。韩国实行总统制之后,政府部门的部长任命需要得到国会认可,不过总统府青瓦台内实际掌权的人可以由总统直接任命。  “我认为,韩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很难从这种‘心腹政治’中走出来,”他说。

“崔顺实门”背后韩国政治角力:朴槿惠被架空

韩国检方10月31日晚宣布,紧急逮捕总统朴槿惠“亲信干政”事件的核心人物崔顺实。青瓦台发言人11月1日上午呼吁民众“冷静”。  从当下形势看,“崔顺实门”已经演变为席卷整个韩国社会的风暴,不大可能在短时间内平息,其间少不了各方政治势力的缠斗与角力。  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、在野党以及民意裹挟在一起,为明年大选增添不少变数。有专家指出,朴槿惠权力被架空、在野党持续炒作、执政党分裂等情况都有可能出现,韩国政局走向有待观察。  【执政党:切割架空朴槿惠】  韩国媒体普遍认为,崔顺实干政事件对朴槿惠为国奉献、清廉奉公的形象造成了致命打击,这位女总统的民意支持率急剧下降。在此情况之下,新国家党内不少“反朴派”党员强烈要求朴槿惠退党,称她已成为这个执政党的“负担”。  在10月30日崔顺实回国当天,新国家党紧急召开最高委员会会议,建议朴槿惠组建执政党与在野党一致认可的“举国中立内阁”。此举被视为通过大幅削减总统权力来挽回民众对执政党的信任。  据韩联社报道,成立所谓“中立内阁”的想法其实最早由在野党提出,之后得到新国家党支持。朴槿惠身边不愿公开姓名的官员称这个想法“很好”。  新国家党为什么急于切割与朴槿惠的关系?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永认为,这是在为明年12月的总统选举布局。  “出了‘干政’这种事,朴槿惠如果继续留在党内的话,会拉低新国家党选情,本党推选的候选人胜算很小,”他说,“没有老百姓愿意投票给所谓‘傀儡政党’。”  不过郑继永认为,朴槿惠近期不太可能主动下台,“一些政治势力还需要朴槿惠‘总统’这个身份”。  “比如新国家党就需要朴槿惠在一定时期内收拾残局,好在明年总统大选前稍作喘息,”他告诉新华社记者。  据韩国民调机构“真实计量器”公司(Realmeter)10月31日发布的调查结果,新国家党的民意支持率已从一个月前的33%跌到了25.7%,自朴槿惠2013年上任以来首次被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超过,后者所获支持率为31.2%。  【在野党:文火慢炖等机会】  过去一周,在国会占据多数席位的在野党对朴槿惠及新国家党“火力全开”,不过却一直没有对朴槿惠正式提出弹劾。这是为什么?观察人士认为,主要原因有二。  一是弹劾能否过关存在疑问。根据韩国法律,弹劾总统需要得到国会300名议员中三分之二以上同意才能通过。新国家党在本届国会占据122个议席,共同民主党等在野党和无党派独立人士拥有178席。其中,共同民主党拥有123席。  郑继永认为,在野党联合起来提出弹劾案,问题不大,但弹劾案要获得通过,难度不小。这一点不能不考虑。  二是不提出弹劾成为在野党的一种策略。郑继永认为,主要属于自由派阵营的在野党只有通过不断“升温加火”,不让事件在短时间内停息,这样才能得到攻击朴槿惠和新国家党源源不断的“黑料”,最大限度争取竞选资源。  立场倾向于保守派的《朝鲜日报》10月31日在一篇社论中指出,“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”。韩国许多媒体也都认为“崔顺实门”背后仍有许多见不得光的内幕。  “由于‘崔顺实门’距离明年年底的大选时间较长,而且许多内幕并未曝光,因此在野党采取‘拖’字诀战术,拖得新国家党不断分裂和失血,到了明年奄奄一息,这样才对在野党最有利,”郑继永说。  危机之下,新国家党向在野党让渡部分权力的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。“如果执政党向在野党让渡权力,让在野党为了明年大选掌握更多政治资源的话,在野党或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削减进攻力度,”郑继永说。  “不过不管怎么样,我认为在野党肯定还是会从各个方面继续炒作‘崔顺实门’。”  【韩社会:分裂混乱人迷茫】  不少分析人士都指出,“崔顺实门”对韩国造成的最大影响之一就是分裂,具体表现为党派分裂、党内分裂和人心分裂。  首先,在成立“中立内阁”这一问题上,新国家党和在野党各有“小算盘”,都希望主导内阁。在此情况下,11月1日下午举行的各党派磋商会议无果而终。  其次,在新国家党内,“反朴派”和“挺朴派”依然缠斗不清,出现党内分裂危机。“挺朴派”忍痛断臂,接受包括总统府秘书室长在内的8名核心幕僚的辞呈来继续维护朴槿惠;而“反朴派”则在利用一切机会切割与朴槿惠的关系。  “如果‘反朴派’对‘亲朴派’搞‘清算’,而且‘清算’过重的话,会让人担心这将造成党内的分裂斗争,”郑继永说,“如果真演变成内斗局面,明年大选的变数将会再次加大。”  其三,也是最关键的一点,“心腹政治”和“家臣政治”再次从幕后浮现,韩国民众对现行政治体制的信心出现极大动摇。  郑继永指出,所谓“心腹政治”并不是韩国近几十年才有的情况,历史上,韩国的政治运作都是基于“心腹”和“家臣”。韩国实行总统制之后,政府部门的部长任命需要得到国会认可,不过总统府青瓦台内实际掌权的人可以由总统直接任命。  “我认为,韩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很难从这种‘心腹政治’中走出来,”他说。

韩国检方10月31日晚宣布,紧急逮捕总统朴槿惠“亲信干政”事件的核心人物崔顺实。青瓦台发言人11月1日上午呼吁民众“冷静”。  从当下形势看,“崔顺实门”已经演变为席卷整个韩国社会的风暴,不大可能在短时间内平息,其间少不了各方政治势力的缠斗与角力。  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、在野党以及民意裹挟在一起,为明年大选增添不少变数。有专家指出,朴槿惠权力被架空、在野党持续炒作、执政党分裂等情况都有可能出现,韩国政局走向有待观察。  【执政党:切割架空朴槿惠】  韩国媒体普遍认为,崔顺实干政事件对朴槿惠为国奉献、清廉奉公的形象造成了致命打击,这位女总统的民意支持率急剧下降。在此情况之下,新国家党内不少“反朴派”党员强烈要求朴槿惠退党,称她已成为这个执政党的“负担”。  在10月30日崔顺实回国当天,新国家党紧急召开最高委员会会议,建议朴槿惠组建执政党与在野党一致认可的“举国中立内阁”。此举被视为通过大幅削减总统权力来挽回民众对执政党的信任。  据韩联社报道,成立所谓“中立内阁”的想法其实最早由在野党提出,之后得到新国家党支持。朴槿惠身边不愿公开姓名的官员称这个想法“很好”。  新国家党为什么急于切割与朴槿惠的关系?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永认为,这是在为明年12月的总统选举布局。  “出了‘干政’这种事,朴槿惠如果继续留在党内的话,会拉低新国家党选情,本党推选的候选人胜算很小,”他说,“没有老百姓愿意投票给所谓‘傀儡政党’。”  不过郑继永认为,朴槿惠近期不太可能主动下台,“一些政治势力还需要朴槿惠‘总统’这个身份”。  “比如新国家党就需要朴槿惠在一定时期内收拾残局,好在明年总统大选前稍作喘息,”他告诉新华社记者。  据韩国民调机构“真实计量器”公司(Realmeter)10月31日发布的调查结果,新国家党的民意支持率已从一个月前的33%跌到了25.7%,自朴槿惠2013年上任以来首次被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超过,后者所获支持率为31.2%。  【在野党:文火慢炖等机会】  过去一周,在国会占据多数席位的在野党对朴槿惠及新国家党“火力全开”,不过却一直没有对朴槿惠正式提出弹劾。这是为什么?观察人士认为,主要原因有二。  一是弹劾能否过关存在疑问。根据韩国法律,弹劾总统需要得到国会300名议员中三分之二以上同意才能通过。新国家党在本届国会占据122个议席,共同民主党等在野党和无党派独立人士拥有178席。其中,共同民主党拥有123席。  郑继永认为,在野党联合起来提出弹劾案,问题不大,但弹劾案要获得通过,难度不小。这一点不能不考虑。  二是不提出弹劾成为在野党的一种策略。郑继永认为,主要属于自由派阵营的在野党只有通过不断“升温加火”,不让事件在短时间内停息,这样才能得到攻击朴槿惠和新国家党源源不断的“黑料”,最大限度争取竞选资源。  立场倾向于保守派的《朝鲜日报》10月31日在一篇社论中指出,“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”。韩国许多媒体也都认为“崔顺实门”背后仍有许多见不得光的内幕。  “由于‘崔顺实门’距离明年年底的大选时间较长,而且许多内幕并未曝光,因此在野党采取‘拖’字诀战术,拖得新国家党不断分裂和失血,到了明年奄奄一息,这样才对在野党最有利,”郑继永说。  危机之下,新国家党向在野党让渡部分权力的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。“如果执政党向在野党让渡权力,让在野党为了明年大选掌握更多政治资源的话,在野党或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削减进攻力度,”郑继永说。  “不过不管怎么样,我认为在野党肯定还是会从各个方面继续炒作‘崔顺实门’。”  【韩社会:分裂混乱人迷茫】  不少分析人士都指出,“崔顺实门”对韩国造成的最大影响之一就是分裂,具体表现为党派分裂、党内分裂和人心分裂。  首先,在成立“中立内阁”这一问题上,新国家党和在野党各有“小算盘”,都希望主导内阁。在此情况下,11月1日下午举行的各党派磋商会议无果而终。  其次,在新国家党内,“反朴派”和“挺朴派”依然缠斗不清,出现党内分裂危机。“挺朴派”忍痛断臂,接受包括总统府秘书室长在内的8名核心幕僚的辞呈来继续维护朴槿惠;而“反朴派”则在利用一切机会切割与朴槿惠的关系。  “如果‘反朴派’对‘亲朴派’搞‘清算’,而且‘清算’过重的话,会让人担心这将造成党内的分裂斗争,”郑继永说,“如果真演变成内斗局面,明年大选的变数将会再次加大。”  其三,也是最关键的一点,“心腹政治”和“家臣政治”再次从幕后浮现,韩国民众对现行政治体制的信心出现极大动摇。  郑继永指出,所谓“心腹政治”并不是韩国近几十年才有的情况,历史上,韩国的政治运作都是基于“心腹”和“家臣”。韩国实行总统制之后,政府部门的部长任命需要得到国会认可,不过总统府青瓦台内实际掌权的人可以由总统直接任命。  “我认为,韩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很难从这种‘心腹政治’中走出来,”他说。

“崔顺实门”背后韩国政治角力:朴槿惠被架空

韩国检方10月31日晚宣布,紧急逮捕总统朴槿惠“亲信干政”事件的核心人物崔顺实。青瓦台发言人11月1日上午呼吁民众“冷静”。  从当下形势看,“崔顺实门”已经演变为席卷整个韩国社会的风暴,不大可能在短时间内平息,其间少不了各方政治势力的缠斗与角力。  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、在野党以及民意裹挟在一起,为明年大选增添不少变数。有专家指出,朴槿惠权力被架空、在野党持续炒作、执政党分裂等情况都有可能出现,韩国政局走向有待观察。  【执政党:切割架空朴槿惠】  韩国媒体普遍认为,崔顺实干政事件对朴槿惠为国奉献、清廉奉公的形象造成了致命打击,这位女总统的民意支持率急剧下降。在此情况之下,新国家党内不少“反朴派”党员强烈要求朴槿惠退党,称她已成为这个执政党的“负担”。  在10月30日崔顺实回国当天,新国家党紧急召开最高委员会会议,建议朴槿惠组建执政党与在野党一致认可的“举国中立内阁”。此举被视为通过大幅削减总统权力来挽回民众对执政党的信任。  据韩联社报道,成立所谓“中立内阁”的想法其实最早由在野党提出,之后得到新国家党支持。朴槿惠身边不愿公开姓名的官员称这个想法“很好”。  新国家党为什么急于切割与朴槿惠的关系?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永认为,这是在为明年12月的总统选举布局。  “出了‘干政’这种事,朴槿惠如果继续留在党内的话,会拉低新国家党选情,本党推选的候选人胜算很小,”他说,“没有老百姓愿意投票给所谓‘傀儡政党’。”  不过郑继永认为,朴槿惠近期不太可能主动下台,“一些政治势力还需要朴槿惠‘总统’这个身份”。  “比如新国家党就需要朴槿惠在一定时期内收拾残局,好在明年总统大选前稍作喘息,”他告诉新华社记者。  据韩国民调机构“真实计量器”公司(Realmeter)10月31日发布的调查结果,新国家党的民意支持率已从一个月前的33%跌到了25.7%,自朴槿惠2013年上任以来首次被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超过,后者所获支持率为31.2%。  【在野党:文火慢炖等机会】  过去一周,在国会占据多数席位的在野党对朴槿惠及新国家党“火力全开”,不过却一直没有对朴槿惠正式提出弹劾。这是为什么?观察人士认为,主要原因有二。  一是弹劾能否过关存在疑问。根据韩国法律,弹劾总统需要得到国会300名议员中三分之二以上同意才能通过。新国家党在本届国会占据122个议席,共同民主党等在野党和无党派独立人士拥有178席。其中,共同民主党拥有123席。  郑继永认为,在野党联合起来提出弹劾案,问题不大,但弹劾案要获得通过,难度不小。这一点不能不考虑。  二是不提出弹劾成为在野党的一种策略。郑继永认为,主要属于自由派阵营的在野党只有通过不断“升温加火”,不让事件在短时间内停息,这样才能得到攻击朴槿惠和新国家党源源不断的“黑料”,最大限度争取竞选资源。  立场倾向于保守派的《朝鲜日报》10月31日在一篇社论中指出,“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”。韩国许多媒体也都认为“崔顺实门”背后仍有许多见不得光的内幕。  “由于‘崔顺实门’距离明年年底的大选时间较长,而且许多内幕并未曝光,因此在野党采取‘拖’字诀战术,拖得新国家党不断分裂和失血,到了明年奄奄一息,这样才对在野党最有利,”郑继永说。  危机之下,新国家党向在野党让渡部分权力的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。“如果执政党向在野党让渡权力,让在野党为了明年大选掌握更多政治资源的话,在野党或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削减进攻力度,”郑继永说。  “不过不管怎么样,我认为在野党肯定还是会从各个方面继续炒作‘崔顺实门’。”  【韩社会:分裂混乱人迷茫】  不少分析人士都指出,“崔顺实门”对韩国造成的最大影响之一就是分裂,具体表现为党派分裂、党内分裂和人心分裂。  首先,在成立“中立内阁”这一问题上,新国家党和在野党各有“小算盘”,都希望主导内阁。在此情况下,11月1日下午举行的各党派磋商会议无果而终。  其次,在新国家党内,“反朴派”和“挺朴派”依然缠斗不清,出现党内分裂危机。“挺朴派”忍痛断臂,接受包括总统府秘书室长在内的8名核心幕僚的辞呈来继续维护朴槿惠;而“反朴派”则在利用一切机会切割与朴槿惠的关系。  “如果‘反朴派’对‘亲朴派’搞‘清算’,而且‘清算’过重的话,会让人担心这将造成党内的分裂斗争,”郑继永说,“如果真演变成内斗局面,明年大选的变数将会再次加大。”  其三,也是最关键的一点,“心腹政治”和“家臣政治”再次从幕后浮现,韩国民众对现行政治体制的信心出现极大动摇。  郑继永指出,所谓“心腹政治”并不是韩国近几十年才有的情况,历史上,韩国的政治运作都是基于“心腹”和“家臣”。韩国实行总统制之后,政府部门的部长任命需要得到国会认可,不过总统府青瓦台内实际掌权的人可以由总统直接任命。  “我认为,韩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很难从这种‘心腹政治’中走出来,”他说。

韩国检方10月31日晚宣布,紧急逮捕总统朴槿惠“亲信干政”事件的核心人物崔顺实。青瓦台发言人11月1日上午呼吁民众“冷静”。  从当下形势看,“崔顺实门”已经演变为席卷整个韩国社会的风暴,不大可能在短时间内平息,其间少不了各方政治势力的缠斗与角力。  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、在野党以及民意裹挟在一起,为明年大选增添不少变数。有专家指出,朴槿惠权力被架空、在野党持续炒作、执政党分裂等情况都有可能出现,韩国政局走向有待观察。  【执政党:切割架空朴槿惠】  韩国媒体普遍认为,崔顺实干政事件对朴槿惠为国奉献、清廉奉公的形象造成了致命打击,这位女总统的民意支持率急剧下降。在此情况之下,新国家党内不少“反朴派”党员强烈要求朴槿惠退党,称她已成为这个执政党的“负担”。  在10月30日崔顺实回国当天,新国家党紧急召开最高委员会会议,建议朴槿惠组建执政党与在野党一致认可的“举国中立内阁”。此举被视为通过大幅削减总统权力来挽回民众对执政党的信任。  据韩联社报道,成立所谓“中立内阁”的想法其实最早由在野党提出,之后得到新国家党支持。朴槿惠身边不愿公开姓名的官员称这个想法“很好”。  新国家党为什么急于切割与朴槿惠的关系?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永认为,这是在为明年12月的总统选举布局。  “出了‘干政’这种事,朴槿惠如果继续留在党内的话,会拉低新国家党选情,本党推选的候选人胜算很小,”他说,“没有老百姓愿意投票给所谓‘傀儡政党’。”  不过郑继永认为,朴槿惠近期不太可能主动下台,“一些政治势力还需要朴槿惠‘总统’这个身份”。  “比如新国家党就需要朴槿惠在一定时期内收拾残局,好在明年总统大选前稍作喘息,”他告诉新华社记者。  据韩国民调机构“真实计量器”公司(Realmeter)10月31日发布的调查结果,新国家党的民意支持率已从一个月前的33%跌到了25.7%,自朴槿惠2013年上任以来首次被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超过,后者所获支持率为31.2%。  【在野党:文火慢炖等机会】  过去一周,在国会占据多数席位的在野党对朴槿惠及新国家党“火力全开”,不过却一直没有对朴槿惠正式提出弹劾。这是为什么?观察人士认为,主要原因有二。  一是弹劾能否过关存在疑问。根据韩国法律,弹劾总统需要得到国会300名议员中三分之二以上同意才能通过。新国家党在本届国会占据122个议席,共同民主党等在野党和无党派独立人士拥有178席。其中,共同民主党拥有123席。  郑继永认为,在野党联合起来提出弹劾案,问题不大,但弹劾案要获得通过,难度不小。这一点不能不考虑。  二是不提出弹劾成为在野党的一种策略。郑继永认为,主要属于自由派阵营的在野党只有通过不断“升温加火”,不让事件在短时间内停息,这样才能得到攻击朴槿惠和新国家党源源不断的“黑料”,最大限度争取竞选资源。  立场倾向于保守派的《朝鲜日报》10月31日在一篇社论中指出,“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”。韩国许多媒体也都认为“崔顺实门”背后仍有许多见不得光的内幕。  “由于‘崔顺实门’距离明年年底的大选时间较长,而且许多内幕并未曝光,因此在野党采取‘拖’字诀战术,拖得新国家党不断分裂和失血,到了明年奄奄一息,这样才对在野党最有利,”郑继永说。  危机之下,新国家党向在野党让渡部分权力的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。“如果执政党向在野党让渡权力,让在野党为了明年大选掌握更多政治资源的话,在野党或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削减进攻力度,”郑继永说。  “不过不管怎么样,我认为在野党肯定还是会从各个方面继续炒作‘崔顺实门’。”  【韩社会:分裂混乱人迷茫】  不少分析人士都指出,“崔顺实门”对韩国造成的最大影响之一就是分裂,具体表现为党派分裂、党内分裂和人心分裂。  首先,在成立“中立内阁”这一问题上,新国家党和在野党各有“小算盘”,都希望主导内阁。在此情况下,11月1日下午举行的各党派磋商会议无果而终。  其次,在新国家党内,“反朴派”和“挺朴派”依然缠斗不清,出现党内分裂危机。“挺朴派”忍痛断臂,接受包括总统府秘书室长在内的8名核心幕僚的辞呈来继续维护朴槿惠;而“反朴派”则在利用一切机会切割与朴槿惠的关系。  “如果‘反朴派’对‘亲朴派’搞‘清算’,而且‘清算’过重的话,会让人担心这将造成党内的分裂斗争,”郑继永说,“如果真演变成内斗局面,明年大选的变数将会再次加大。”  其三,也是最关键的一点,“心腹政治”和“家臣政治”再次从幕后浮现,韩国民众对现行政治体制的信心出现极大动摇。  郑继永指出,所谓“心腹政治”并不是韩国近几十年才有的情况,历史上,韩国的政治运作都是基于“心腹”和“家臣”。韩国实行总统制之后,政府部门的部长任命需要得到国会认可,不过总统府青瓦台内实际掌权的人可以由总统直接任命。  “我认为,韩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很难从这种‘心腹政治’中走出来,”他说。

相关内容